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是作者夜半阴风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祁政川舒骆承,小说讲述了舒骆承皱着眉很不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个月的房租水电费不是都交完了吗?这地方还会有谁来找他。

3

举报
下载阅读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是作者夜半阴风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祁政川舒骆承,小说讲述了舒骆承皱着眉很不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个月的房租水电费不是都交完了吗?这地方还会有谁来找他。小编为你带来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早上舒骆承是被一阵***的敲门声吵醒的。
门外的人连续敲了有五分钟依旧没有等到起来开门的人,不死心的又敲了两分钟。
这间出租屋的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也可以说是奇差无比,隔壁夫妻在家那啥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舒骆承搬到这里三个月了,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准时听到楼下房东老大妈和几个邻居老太太搓麻将的声音,今天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又是哪个挨千刀的一大早就来敲他的门。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阅读

早上舒骆承是被一阵***的敲门声吵醒的。
门外的人连续敲了有五分钟依旧没有等到起来开门的人,不死心的又敲了两分钟。
这间出租屋的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也可以说是奇差无比,隔壁夫妻在家那啥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舒骆承搬到这里三个月了,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准时听到楼下房东老大妈和几个邻居老太太搓麻将的声音,今天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又是哪个挨千刀的一大早就来敲他的门。
舒骆承皱着眉很不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个月的房租水电费不是都交完了吗?这地方还会有谁来找他。
敲门声连续不断的响起,他隔着门板都听到隔壁老大妈骂街的大嗓门了。
舒骆承不得不佩服这敲门的人也真是有耐心,一般人敲个两三下里面没人应就主动放弃了,这人倒好,没人给他开门他还就敲不停了。
“谁啊?”舒骆承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熊猫睡衣踩着一双拖鞋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的走到门口,好像下一秒站着就能睡着一样,连鞋子穿反了都不知道。
“我,祁政川。”
什么玩意儿?
祁政川?
听到这三个字舒骆承顿时睡意全无,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他晃了晃脑袋,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才把门打开一点探出半个脑袋。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舒骆承揉了揉眼睛奇怪的问,满脸都是防备的表情。门外站着的还真就是他那个讨人厌的同事祁政川,舒骆承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住这的,难不成祁政川一直在跟踪他?
祁政川仿佛有读心术一般,顺口就把舒骆承心里所想的问题回答了。
“你放心,哥没那癖好,知道你的住址完全就是意外看到的,你忘了入职的时候公司都要让写住址吗?昨天路过人事部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你的。”说着祁政川把两只手举了起来,手里拎着两袋满满当当的零食和水果。
6
“喏,这不是今天休息,然后过来慰问慰问同事关心一下嘛!”
舒骆承看了一眼那两袋零食,不知道这人今天又抽什么疯,又是登门拜访又是送零食的,搞得他还产生了一种被贿赂的错觉。
不过讨厌归讨厌,再怎么说也是同事一场,既然人都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吧,舒骆承叹了口气,只能把门打开让他进屋。
“你这屋挺敞啊。”祁政川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仔细打量了一圈舒骆承的小出租屋。
房间收拾的挺干净,虽然墙上的石灰有些发黄了,不过也情有可原,毕竟是挺早以前的房子了,房间的构造也很简单,一厅一室一卫,加上一个饭厅功能和厨房功能合并的小厨房,没有多余的家具,两个字来形容——简洁。
舒骆承放人进屋后就不管了,对着床又倒了下去,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根本听不进祁政川说的话,本来打算就眯一会的,没想到眯着眯着就睡着了。
“二十五岁的小朋友,该起床了,太阳都晒***了。”
舒骆承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一直在他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他不悦的皱了皱眉,转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祁政川怕他透不过气,伸手把人翻了过来,然后把厚厚的窗帘拉开,阳光顿时就洒了进来,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舒骆承不适的闭紧眼睛,歪过头,用胳膊挡住照在脸上的阳光。
“祁,政,川。”舒骆承咬牙切齿的把某个罪魁祸首的大名点了出来,刚刚睡醒的缘故,声音还有些沙哑,乍一听还有点撒娇的意味。
罪魁祸首祁政川此时正站在舒骆承的床头欣赏着某个人七仰八叉的睡姿,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小朋友就要有小朋友的样子,要叫哥哥的知道吗?这么没礼貌呢……”
8
祁政川话音未落一个枕头朝着他的脑袋就飞了过来。
“小朋友你妹啊!”舒骆承早就听不惯祁政川成天一口一个小朋友的叫了,趁着起床气正大抡起枕头就砸了过去。
还好祁政川眼疾手快给接住了,他抓着枕头的一角,有意无意的用另外一个角在舒骆承的脑袋上戳了戳。
“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来着,刚才忘记和你说了,不知道现在告诉你还来不来得及。”祁政川一大早也不是闲的没事干才来敲他的门,的确是带有正事才来的,只不过进门的时候太高兴就给忘记了,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2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适应了屋里的光线,舒骆承勉强把眼睛睁开了,不过还是半眯着眼,手臂搭在额头上遮住一部分阳光。
“那我说了你可别打我。”
“我现在都想杀了你。”
“小朋友脾气别这么暴躁嘛,其实是王经理让我转告你,今天中午十二点所有人都要去公司开大会。”说完祁政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补充道:“我提醒你一下,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迟到了。”
祁政川笑得人畜无害,话音落下,果不其然就见舒骆承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猛的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十一点半。
“今天要开会?可是经理没打电话告诉我啊?”一般要开会之前王经理都会先给他来个电话通知,可是他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接到王经理的电话,不禁想这会不会是祁政川的恶作剧,就是想骗他起床,舒骆承眯起眼睛狐疑的看着他。
祁政川立刻摆出了一副很无辜的表情,表示他说的都是真的。
“我可没骗你,你看看你手机是不是关机了,王经理打了一早上电话都打不通,叫不醒你这个睡神,没办法,这不才让我过来告诉你么?”
舒骆承半信半疑的从被子里摸出手机,按了几下开机键都没有任何反应,他的手机确实关机了,估计是昨晚睡得太突然了没来得及充电,这二手的手机耗电就是快,百分之五十的电开屏一晚上就能给你耗完。
“那你呢?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舒骆承想了想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祁政川怎么说也是公司员工之一,而且他自己也说了全部人都要参加,看他懒散的靠着墙壁上,不仅不着急,还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我在等你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从被窝里拉起来。”祁政川一***坐在床沿上,手控制不住的玩起了被单。
舒骆承听到这个消息哪里还有时间管他,急急忙忙的爬了起来,从衣柜里揪出两件像样的衣服光着脚就冲进了卫生间,光速换完衣服,然后刷牙洗脸。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分了,这个物流公司还有一个变态的规则,开会累计迟到三次者则算主动离职,舒骆承之前因为睡过头已经迟到两回了,这次不出意外他应该还会再迟到一次,然后就能光荣的收拾行李滚蛋了。
“你没吃饭还是怎么滴?就不能骑快点?”舒骆承坐在祁政川的自行车后座上干着急,恨不得把他拉下来自己骑上去。
至于为什么舒骆承不骑他自己的自行车,原因很简单,掉链子了。
没错,就是单纯的掉链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王八羔子大半夜去把他的车链子给卸了,导致他一时半会装不上去,眼看着就要迟到了才勉为其难的坐上了祁政川的车。
“我还真没吃饭,一大早起床就来找你了,小朋友你就不能先关心关心我吗?我太难了。”祁政川在前面骑着自行车,风把他的精心弄好的发型吹得一团糟,张牙舞爪的在空中肆意飞舞。
“少废话,专心骑你的车。”舒骆承看着周围渐渐熟悉的建筑松了口气,已经离公司不远了,好在他的租房就在附近,舒骆承垂眸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最后两分钟祁政川几乎以飞一般的速度载着舒骆承冲进了公司大门,公司大楼下的小空地上已经整整齐齐的排站了十几个穿着统一的快递小哥。
两个人刚从车上下来就被十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上了,王经理站在人群最前方,眼睛也在往他们这边瞄。
“人都到齐了,现在正式开会!”王经理一声令下所有人不得不收回了视线,在他的威视下即使再好奇大家也都不敢再往后面看,除非这个月的提成不想要了。
王经理拿着一张打印得密密麻麻的A4纸,腰上别着一个***红色的小蜜蜂,他大声的清了清嗓子才按照惯例把公司的规章制度先讲了一遍,然后又把近期发生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简单化成复杂的说了一遍。
舒骆承和祁政川两个人站在最后一排,高高的个子在人群中很是突出,祁政川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主,安静了没两分钟就开始主动戳舒骆承聊天了。
“喂,小朋友你平时喜欢吃什么零食吗?”
舒骆承听着王经理站在台阶上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感觉耳朵都要起茧了,但是相比起来他好像更讨厌祁政川一些,有什么事就来烦他,而且每次都还说不到重点,简直就是在浪费他宝贵的时间。
“无聊。”舒骆承淡淡吐出两个字,然后伸手拍掉了祁政川一直在戳着他的胳膊的那只爪子。
也不知道祁政川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就直接点了点头,然后附和着他的话:“我也觉得,是挺无聊的,开会真没意思啊。”
说到这祁政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一笑,对着舒骆承说道:“你不是无聊吗?哥哥带你去玩怎么样?”
“玩什么?现在不是在开会吗?”舒骆承随便回了他一句,眼睛还是看着地板发呆。
祁政川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好玩的,保证你玩得爽。”
“不打算开会了?”
“这些东西我都烂熟于心了,开不开都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陪我们二十五岁的小朋友出去玩。”
小朋友这个称呼听习惯了舒骆承好像也就自动接受了,听着听着居然还有些顺耳起来了,也懒得再去反驳他。
“我不想丢工作。”
“没事,我和王经理关系好,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有什么事我替你担着,趁现在赶紧溜。”
准确来说是不敢把他怎么样,毕竟舒骆承可是有boss罩着的。
于是两个人就在王经理低头换稿子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队伍,偷偷摸摸的离开公司大门。
今天的太阳不算很大,但是体感温度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出了公司后两个人晃着走进了这附近的一条商业街。这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些自称社会哥的杀马特小混混。
“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这条街舒骆承都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除了一些卖衣服和卖水果的小店以外他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祁政川点点头,对这地方很了解似的轻车熟路的就把他带进了一条小巷子,然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网吧门口停下。
“新开的,风评还不错,哥哥带你***上网怎么样?”
“吃鸡吗?”这是最近很流行的一款端游,随便选个网吧走***,放眼望去几乎全是玩吃鸡这款游戏的,舒骆承之前也跟风玩过几回,后来工作太忙了就没动过了,现在想想好像有点好玩。
“你还会玩吃鸡?”祁政川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然后收到一个白眼。
“很难吗?”
“嗯不难,走吧,哥哥带你装逼带你飞。”
于是两个人走进了这个新开的小网吧,然后开了两台机子,打开游戏,就等祁政川履行他的话,带他装逼带他飞。
“小朋友跳哪?我跟你。”
两人双排开了组队麦,祁政川痞里痞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舒骆承点开小地图看了看,然后回答他:“山顶。”
“OK。”祁政川跟着舒骆承跳到山顶,还有其他三三两两的队伍也跟着跳了下来。
没过一会舒骆承又听到了祁政川的声音,而且还很兴奋的样子。
“小朋友,我捡到八倍镜了!你等我装一下。”
运气这么好?舒骆承刚想夸他走运来着,突然又想起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你有狙吗?”
说完那边安静了好一会,才传来回应。
“好像……没有。”
“那你装什么……”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阅读

开了两个小时的机器实际上才玩了半个小时两个人就一前一后从小网吧走了出来。
舒骆承对天发誓以后他要是再相信祁政川的游戏技术就把头拧下来当球踢。
自称吃鸡大神的祁政川不仅没有把队友带起来,还连累他暴露位置被对方狙击手一枪爆头,有个猪一样的队友在身边游戏体验可谓是无与伦比的差。
“我刚刚拿的那把难道不是M4吗?”出了网吧祁政川还在纠结刚才游戏里闹的小乌龙。
他觉得自己明明捡的就是M4,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舒骆承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舒骆承停下脚步,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看着还在纠结的祁政川说道:“你捡的那是M16A4好吧?”
“原来它们是两把枪啊?”祁政川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他打游戏的时候总疑惑为什么一样型号的枪打出来的感觉会不一样,今天他总算知道了,原来这是两把不一样的枪。
……
一路无话。
两个人又偷偷摸摸的溜回了公司,从进公司开始舒骆承总觉得好像全公司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而且还是瞄一眼立刻就跑的那种。
就算是他长得太惊为天人了也不至于看到就跑了吧?
沉迷自我迷恋中的舒骆承华丽丽的把一旁的祁政川给忽略了。
两人并肩走在公司的走廊上,直径五米以内都没有人敢靠近。
“***,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太丑,吓得他们都不敢和我打招呼了。”舒骆承在公司人缘一向很好,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和他打招呼的同事就算没有三五个也有一两个吧,奇怪的是今天居然一个都没有,而且还都很默契的把他给忽略过了,个个跟见了鬼似的拐弯走。
“像我这样的极品大帅比,人间难得几回闻,小朋友你这么说我可就伤心了。”祁政川仿佛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异样一般,自顾自的往前走。
路过公司公告栏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身子往前一倾。
“咦?有活动啊。”
“什么活动?”舒骆承好奇也凑上去看了看。
公告栏上贴了一张崭新的A4纸,纸上就只写了两句话,真的就两句。
【25号公司搞活动,全体员工参加。】
舒骆承看到这潦草的字体就知道这肯定是出于王经理之手,因为公司里除了他以外好像就没有谁敢对公事这么敷衍了事的了,当然也除了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面只活在王经理嘴巴里的大老板。
“你想参加吗?”祁政川指了指那张活动通知问。
“什么活动都不说清楚参加个屁啊,万一是什么变装舞会之类的呢?坑你还是坑我?”舒骆承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变装舞会这个词。
不过按王经理平时不按套路出牌的尿性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祁政川点点头,“好像也是,那我去帮你问问?”
“随便你。”舒骆承敷衍式的应了一句。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下班了,想起自己还有一堆事情没干完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祁政川站在原地看着舒骆承走远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得迈着步子走向经理办公室,气场都变了,直接推门走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三级,经典在线视频,床上拍拍拍的激烈视频,国产亚洲Av在线,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黄色网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