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傅少老婆不好惹(俞楚清傅韫郅)
傅少老婆不好惹(俞楚清傅韫郅)

傅少老婆不好惹(俞楚清傅韫郅)

《傅少老婆不好惹》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俞楚清傅韫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四月人间所编写的,讲述了俞楚清内心惊涛骇浪,她怎么都想不到,把自己变成这样。

3

举报
下载阅读

《傅少老婆不好惹》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俞楚清傅韫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四月人间所编写的,讲述了俞楚清内心惊涛骇浪,她怎么都想不到,把自己变成这样,像只败家之犬一样的人,居然是平日里自己呵护有加的妹妹!!!

小说简介

深秋,凉风习习吹来,万籁寂静的时刻……
夜晚昏黄的灯光打在俞楚清单薄瘦弱的脊背上,蜷缩在地的她瑟瑟发抖着。
在这个散发着微弱灯光的角落里,一个脆弱的生命,正在愈渐凋零……
一阵戏谑的声音在俞楚清的头上响起,“让我来看看,我这亲爱的姐姐,怎么此时,就像只哈巴狗一样,这么狼狈呢。”

傅少老婆不好惹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深秋,凉风习习吹来,万籁寂静的时刻……
夜晚昏黄的灯光打在俞楚清单薄瘦弱的脊背上,蜷缩在地的她瑟瑟发抖着。
在这个散发着微弱灯光的角落里,一个脆弱的生命,正在愈渐凋零……
一阵戏谑的声音在俞楚清的头上响起,“让我来看看,我这亲爱的姐姐,怎么此时,就像只哈巴狗一样,这么狼狈呢。”
俞楚清皱了皱眉头,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向来人。
看清楚脸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
真的是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刚刚那群对她拳打脚踢的男人口中的雇主,就是俞楚涵……
俞楚清内心惊涛骇浪,她怎么都想不到,把自己变成这样,像只败家之犬一样的人,居然是平日里自己呵护有加的妹妹!!!
她咬着牙,硬撑了几个小时没有落下来的眼泪,倏然落下……
衣着得体,优雅美丽的俞楚涵慢慢走到俞楚清的身边。
她用涂着艳红丹蔻的指甲,慢悠悠的抬起俞楚清的下巴,锋利的指甲开始在俞楚清细腻的脸颊上温柔地留连。
但是眼睛里迸射而出的恶毒和嫉妒,像是下一秒就能划破她的脸!
看着就算是如此狼狈地躺在地上,满身污浊的俞楚清却依旧艳丽姝绝惹人怜惜,俞楚涵心里的怒火犹如熊熊烈焰,凭什么她已经这么狼狈了,这张脸还能这么诱人。
“啧啧啧,就是这张脸吧,一直吸引着浩源哥哥,是不是毁了你这张脸,浩源哥哥就能永远属于我了吧?”俞楚涵阴森出声。
俞楚涵站起身来,从包里抽出丝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擦完后借着微风,将轻薄的丝巾随手丢在了俞楚清细腻艳丽的小脸上。
再有一会儿,俞楚清就能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而俞楚清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属于她一个人。
一想到俞楚清马上就要被毁容,失去清白,被人欺辱致死,俞楚涵才能呼出憋在心里的一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俞楚清强忍着颤抖怒吼着,来自五脏六腑的痛牵扯着浑身的神经,这都不能抵上诛心的疼痛。
看到俞楚清这幅难以置信的模样,震惊又懊悔的情绪写满了乌黑的眼睛,俞楚涵像是被取悦到了似的,开始放声大笑……
“对,就是这样!后悔吗?我就是要你后悔,我不仅要你后悔,我还要你死,永远的消失!”
俞楚清睚眦目裂,因为疼痛而断断续续地出声。
“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俞楚涵冷目看着因为愤怒而开始打颤的俞楚清,心里说不出的一阵畅快!
“你做错了什么?你活着就是最大的错误!只要有你在,俞家的东西就都是你这个大女儿的,我这个女儿就是陪衬,爸爸也不会把我放在第一位,浩源哥哥就永远不会堂堂正正的娶我,但实际上你并不是我的姐姐,。”
说到此,俞楚涵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好笑的事嗤地笑出声。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浩源哥哥已经和我在一起两年了,就在昨天,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生日,他只是送去了礼物,人却没有去吗?”
俞楚清像是不能相信般自顾自地摇头,直到听到了俞楚涵说出了顾浩源的名字时才回过神来。
疑惑不定地出口询问,“他……不是去北城出差了吗?”
听到俞楚清天真的问题,俞楚涵痴痴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还真信啊?他确实去出差了,不过出差的地方不是北城,而是我的床上……”
说完得意看着俞楚清因为震惊而舌挢不下的样子,心里越发痛快。
只要能刺到俞楚清痛处的事情,俞楚涵乐此不疲地诉说着。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俞楚涵将手慢慢地伸进昂贵的包包里,掏出了一把短刀,锋利的刀刃像是能划开这窒息的空气,就来暖黄的灯光都被折射出阴冷的光亮~
“你要做什么?”俞楚清惊恐地向后缩,动了动才意识到自己就在墙边,退无可退。
而因为自己的动作又牵扯这刚刚被打出来的伤口,痛的她忍不住大口喘气。
俞楚涵走进,看着满身污泥的俞楚清,拿起手里的短刀对准俞楚清。
她的嘴角扯出疯狂的弧度,手上毫不留情!
下一秒,冷白的刀刃带出了一抹***的红色,***味逐渐浓重,弥漫在空气里。
这浓重的***味和俞楚清惊叫声越发***着俞楚涵的神经,她的神情更加癫狂,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
现在俞楚清的脸已经毁了,俞楚涵的心里别提有多爽。
躺在地上的俞楚清感受着逐渐麻木的心脏,像是不愿意再跳动般,那些打手在俞楚清身上造成的伤害,让她清楚地感觉到生命的流失。
原来,她这么多年维护和照顾的人,是寒人肺腑毒蛇,她一直以来敬爱有加的林姨,毒如恶狼,而她喜欢了这么久的男人,却早已背叛自己,和俞楚涵搞在了一起。
俞楚清痴痴的笑出了声,声音慢慢明显,愈显悲怆苍凉。
这声音划破南城深秋寒凉的深夜,俞楚清才深深的明白,自己这二十几年的可悲!!!
母亲早亡,父亲厌烦,敬爱呵护之人背叛自己,放置心上的人早已对她弃之如敝履,早已众叛亲离的自己,此时此刻突然失去了挣扎的欲望,或许就这样默默地离开,闭上眼睛不再醒过来,对自己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发泄完自己的怨恨的俞楚涵整理好自己,又变回了自己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模样,刚才那副癫狂的疯癫女人的样子像是梦一场般。
走出角落后,俞楚涵冲着守在外边的几个壮汉细声吩咐了几句话,又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卡,交给男人后,方才施施然离开~
俞楚涵走后,几个男人对视一眼,慢慢走向躺在角落里的俞楚清,满脸的不怀好意,堆叠着恶心的笑容,越加张狂。
走进看到俞楚清脸上的伤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刚刚还白皙嫩滑的脸蛋,此刻已经是满脸的血,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不过这些人可不是真正地疼惜俞楚清,只不过是在惋惜好好的一张脸,毁成这样,还真倒胃口。
“卧槽,这脸都成这样了,我还真没什么心情了,哥几个你们随意,那姓俞的女人也真够狠的啊”说完还朝着俞楚清的方向啐了一口。
“行了,快点搞定,拍完照再去拿尾款走人……”
另一位满身酒气的流氓大汉对着几个人吩咐道。
闻声,站在最边缘的一个矮个子的男人,边说边走向俞楚清,手上也不空闲。
躺在地上的俞楚清握紧了手里的短刀,是刚刚俞楚涵留下的。
她已经做好了***的准备,她有自己的骄傲,与其遭受这样的屈辱。还不如现在自我了断,起码还能落得一个干净的身子。
就在男人慢慢逼近俞楚清的时候,她忽然举起手里的刀搭在了脖子上,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几个男人一字一句说道。
“你们这群恶心的蛀虫,休想碰我。”
此时此刻,俞楚清因为愤怒而回流的力气,让她***地捏住刀柄,修长的手指开始泛白,刀刃对着自己优雅的天鹅颈慢慢划进皮肉里。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走在最前的矮个男人像是没想过会遇上这种情况一样手足无措地回头用眼神寻求头儿的意见。
“滚开!”
还没等那些人决定好下一步该做什么,忽然冒出的男声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而俞楚清也看向了来人,目露警惕,在经过最亲之人的背叛后,她不会再相信有人还会再帮她。
朦胧的灯光开始一闪一闪,照不清来人的面容,只能模糊看到男人一米九的身躯,修长矜贵,身着精致合身的西装,一身清冷的气质卓卓而立。
看着逐渐走进地傅韫郅,强大的气场不禁让几个男人后退了几步。
稳了稳心神,“哪儿来的,不想惹麻烦的就快滚,爷没空和你玩什么英雄救美。”
领头的男人首先反应过来,内心开始逐渐慌张,他总觉得剩下的钱没那么好拿了。
但他绝对想不到,不止是拿不到钱这么简单了,而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傅韫郅没有回话,一双冷情的双目只是死死地盯着躺坐在地上,满身伤痕的俞楚清。
瞬间傅韫郅青筋暴起,一瞬间厉色漫上了瞳孔,暴怒的情绪充斥上胸腔,紧握的双掌逐渐收拢,越捏越紧,直到骨节泛白。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就被这群杂碎把人弄成了这样。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再迟来一步,他的女孩还会遭受些什么。
傅韫郅冷酷的双眸中迸射而出的杀意,弥漫了整个角落,包裹着这几个将死之人。
他干净利落的放倒那几个杂碎,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些人躺在地上龇牙咧嘴地打着滚儿。
越过那些人,傅韫郅径直走向奄奄一息的俞楚清。
俞楚清看清来人的相貌后,惊恐的说道,“你是谁?你别过来。”
俞楚清捏在手里的短刀还抵在脖颈处,脸上的鲜血流下来遮盖住了脖颈,已经看不清原本的白皙的皮肤了。晚风吹拂着她的伤口,血液干涸,俞楚清一辈子最狼狈的样子大致如此了。
傅韫郅看到这样的俞楚清,刚刚平息的怒火又蹭的冒了出来,满眼心疼的看着他的女孩。
“俞楚清,把刀放下,我是来救你的,我不会伤害你的,清清你相信我!”
俞楚清知道现在自己的身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她刚刚只是想吓那些人而已,她并未想过真正对自己下手。
但俞楚涵在她身上刺的那些刀,几乎刀刀致命。
俞楚清现在也知道,她活不成了。
傅韫郅干涩的嗓音甚至带着些让人不易察觉的颤音。
俞楚清不认识他,但是他低沉的声音莫名的给了她安全感。她手上的力气渐渐放松,直至手中的刀片掉落。
见俞楚清不再那么抗拒,傅韫郅靠近俞楚清,脱下身上的西装,动作敏捷地包裹住俞楚清瘦弱的身体,一把将俞楚清揽进他的怀里。
突然而来的温暖包裹着俞楚清,她的鼻尖里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味,温暖又迷人。
冰冷了太久的俞楚清,此刻太迷恋这种温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她太沉迷了,渐渐地,她开始意识模糊。
她能感觉到身边的男人焦急地叫着她的名字,后来自己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抱了起来,她贪婪地汲取这个男人胸膛里的温暖。
可她身体上的温度逐渐流失,她清晰地感受到心跳越来越无力。
俞楚清***的睁开眼睛,想看清眼前这个男人,可眼眸越来越重,再也抬不起来。
傅韫郅焦急忙慌的样子与平时冷静自持的神态大相径庭,他怕了,他***地抱紧怀里奄奄一息的俞楚清,泛红的双眼,卑微地乞求,希望她别离开他。
俞楚清费力地张口,躺在傅韫郅的怀里,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对傅韫郅说了谢谢。
尽管俞楚清的声音很小,但傅韫郅还是敏锐地听到了她的话。
傅韫郅从来没有一刻能像现在现在这样无力,面对怀里女人生命的流失,他束手无策。
“求你,清清,别睡,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别睡好不好?”
傅韫郅的哭腔越发明显,但还是无法挽留住越发缓慢的呼吸,俞楚清早就已是强弩之末,刚刚还能拿起刀已经是奇迹了。
俞楚清的眼睛不受控制地闭上,一滴混有暗红色的泪珠从眼角滑落,滴在了傅韫郅的手背上。
一切都静了下来,气氛逐渐变得沉默,就连空气也开始变得稀薄。
南城的夜晚像是结束了一般,昏黄的灯光熄灭。

傅少老婆不好惹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好像过了很久一样,当俞楚清再有意识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变得透明,别人看不见她,也摸不到她。
她漫无目的地在外面游荡着,当她没有意识的遵循本能回到俞家别墅的时候,发现家里一片宁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俞楚清不禁皱眉,难道家里人还不知道她的变故吗?
她疑惑的飘进主厅,听见他们谈论的事情让她浑身发冷。
看到墙上的日历,自己死了还不到一天,而自己的父亲和继母继妹已经开始开开心心讨论俞楚涵和她的未婚夫的订婚了,而自己的未婚夫就坐在俞楚涵的身边一脸宠溺的看着俞楚涵,揽着她的肩,温柔的嘘寒问暖。
俞楚清已然麻木的心还是不禁刺痛了一下,低头悲凉地自嘲,原来她真的可悲。
她尸骨未寒,但他们其乐融融。
看着俞楚涵一脸娇羞的看着顾浩源,而后又像是难为的开口。
“爸爸,要不我们还是等为姐姐办完后事再商讨我和浩源哥哥的婚事吧……”
俞父闻言,立马收起满脸的笑容,板着脸呵斥。
“不用管她,她的死还不是自己咎由自取,每天都不知道在外面混什么,我哪里有脸说她是因为在外面被弄死的,就当我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个事不用再说了……”俞父打断了俞楚涵假惺惺的劝阻。
站在一边的俞楚清刷的一下白了脸,倏而又不禁失笑道。
“好一个咎由自取,自己的悲剧不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吗?”
俞楚清恨,她恨,自己真心对待的这些人,此时此刻面对自己的死,居然可以若无其事的用一个咎由自取就囊括。哈哈哈,俞楚清啊俞楚清,你还真是可悲可怜可笑。
俞楚清忍不住冲到俞楚涵的面前,伸手想要掐死面前这个虚伪恶毒的女人,却一个趔趄,直直穿过了她的身体。
俞楚清无能为力,心里的仇恨排山倒海般袭来,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她要他们受尽千倍百倍的痛苦。
坐在沙发上的俞楚涵正得意,在心里嘲笑着俞楚清死的多么悲哀事,忽然觉得身体一冷,像是有冰块灌进了血管里一般。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体一颤,顾浩源皱眉疑惑地问她怎么了。
俞楚涵抿起嘴巴,眯着眼睛笑着摇摇头,回了句没事。
俞楚涵的心里莫名有种害怕感,不知为何她想到了俞楚清……但她不能提及。
看着这样融洽的一家人,俞楚清紧抿住嘴唇,双手紧握,冷眼看着这些衣冠楚楚的恶毒之人,内心的仇恨波涛汹涌。
可俞楚清大脑里开始嗡嗡作响,头痛欲裂,忽然身体像是被一阵吸力紧拖住,俞楚清拼命地挣扎,她还没有报仇,她还没有让那些害死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可身上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一把将她拽进了漩涡中,失去意识前,她深深的看着眼前这群人模狗样的恶人,她发誓,若有来生必让他们不!得!善!终!
……
“嘶~”感受到剧烈疼痛的俞楚清,忍不住倒抽口凉气。
睁开乌黑的星眸,入眼的居然是自己的卧室。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怎么会在自己卧室里,脑子懵懵懂懂的一时转不过弯来。
忽然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俞楚清转目移去视线,看向房门的方向,看到是家里的女佣小可,俞楚清皱起秀气的眉头,小可不是几年前就被俞楚涵设计赶出俞家了吗?可怜当时小可一心为自己,而自己却没能抵得住俞健海的一声令下。
“小姐,你的脚还好吗?疼不疼啊?”
小可一脸担忧的望着俞楚清,想询问她的伤势。
怎么每次小姐和二小姐一出去,小姐不是受伤就是被骂。可是自己又不好跟小姐说,小姐那么照顾二小姐,就算说了,小姐也不会相信的。唉~小可无奈叹气,嫌弃自己真的很没用,都照顾不好小姐。
“小……小可,我没事,你别担心,也不疼……”看着小可为她又皱眉又叹气的样子,俞楚清内心滑过一股暖流……
“没事就好,对了这是我偷偷给你熬得燕窝,小姐你快吃,要不待会儿老爷就发现了。”
俞楚清接过小可手里的燕窝,没有用勺子,几口喝得精光,她确实饿了,不仅因为这几天经历的事儿筋疲力尽,还因为现在她的肚子正在唱空城计。
小可接过俞楚清手里的空碗,刚告诉她要好好休息后,急匆匆地走了。
等到小可出门后她才想起现在自己的处境,看着眼前受伤的脚踝,俞楚清心里有个大胆地想法,她重生了。
但这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但眼前这熟悉的景象,和脑海里三年前的那次被人推了一把,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让自己再也没办法优雅的跳舞的那次事故,无缝隙的慢慢重叠起来。
俞楚清呼吸越来越快,她激动又兴奋,或许是真的呢,上天真的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呢。
俞楚清忽然想到什么,她***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疼痛感通过神经传输给大脑,让她清楚地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随即俞楚清转身开始四处找寻自己的手机,当眼睛瞄到枕头下粉色手机壳的一角,俞楚清顿了顿,而后深呼吸,迟疑地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当看到手机日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三年前的日期时,俞楚清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自己重生了!
这是真的,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俞楚清捏紧手里的手机,直至骨节泛白,她盯着虚空,眼神戾气四起。
俞楚涵,这一次,我一定陪你好好玩……
而后她拖着受伤的脚进浴室把自己收拾干净。
三年的自己因为想和俞健海怄气,还有俞楚涵的撺掇,俞楚清每天都把自己收拾成一副混混的社会女的样子,每天都化着看不清原本模样的大浓妆,把自己搞成那副鬼样子,人嫌狗厌。
现在的俞楚清可不会再像那个时候的自己那么傻了,重活一次,俞楚清活得愈加通透。现在的自己只为自己而活,何必单因为和不值当的人怄气而伤害自己。
俞楚清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半干的秀发,挪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艳丽清冷的脸上,手上的动作逐渐慢下来,轻轻抚摸上自己的脸庞。
光滑白皙的肌肤,细腻光洁。俞楚清再一次忆起上一世的毁脸之仇,她的神色不禁又冷了下来。
突然背后的房门被打开了,俞楚清下意识回头望去,才发现站在门口的两人正是害死自己的俞楚涵和那个背叛自己的未婚夫。
幸好,这个时候自己还和顾浩源没有订下婚约,否则还要自己费尽心思去解除婚约。
而站在门口的两人看到素面朝天的俞楚清均是一愣。
顾浩源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见过俞楚清素颜的样子了,他明明知道俞楚清本身长得有多美,可是再次见到还是忍不住心神一震,胸腔里跳动的心脏像是要炸了一样。
而站在顾浩源身后的俞楚涵则是一脸的悔不当初和嫉妒,悔的是早知如此就不带顾浩源进来找这个贱人了。嫉妒当然是在嫉妒俞楚清粉黛未施,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气的俞楚涵差点咬碎一口牙。
俞楚清皱眉看着各怀心思的来人,她心中一阵不快,刚整理好的心情都被这两个不速之客打搅了。
看到顾浩源一副看愣住了的样子,俞楚涵越发阴毒,恨不得现在就划花那个贱人的脸。但她知道现在还不行。
收拾好自己的心思之后,俞楚涵一脸惺惺作态地上前,装作担忧的样子开口道。
“姐姐,你的脚好些了吗?都怪我不好。没有看好你,让别人把你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说完还装腔作势的像是要留下几滴眼泪般,捂住了脸。
俞楚清神色不动,不禁微挑眉头,双手环胸,玩味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女人。
上一世自己全心全意地对她,但凡俞楚涵装模作样的掉两滴眼泪,自己就会眼巴巴的凑上上去哄她,俞楚清倒是想看看,这次没有她去哄,俞楚涵该怎么往下演完这出戏。
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俞楚清安慰她的声音,俞楚涵不禁疑惑,这个贱人怎么还不来哄我?
尴尬的气息萦绕在俞楚涵的周围,一个人的独角戏确实没有意思。
回过神来的顾浩源终于注意到了卖力演出的俞楚涵,下意识的对着俞楚清训斥道。
“清清,你怎么回事,怎么小涵哭了你也不哄哄?”
俞楚清冷笑出声,还没等她来得及反驳,卧室里又进来了两个人,是她“亲爱的”父亲和林姨。
俞健海进门看到俞楚涵在哭,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竖起眉毛,对着俞楚清怒喝:“俞楚清,你又欺负你妹妹了?向你妹妹道歉,快点!”
俞楚清冷眼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在自己眼前呼来喝去,上辈子的咎由自取四字,还在耳边萦绕,记忆犹新。俞楚清的神色愈加的冷漠。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俞楚清傅韫郅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三级,经典在线视频,床上拍拍拍的激烈视频,国产亚洲Av在线,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黄色网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