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关系温度(燕云綦巫)
关系温度(燕云綦巫)

关系温度(燕云綦巫)

燕云綦巫小说《关系温度》特别推荐,关系温度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燕云感觉不到疼痛,她目光涣散,心里不住的想着,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他是綦巫啊……难道,不可以吗?他们说,不可以。

3

举报
下载阅读

燕云綦巫小说《关系温度》特别推荐,关系温度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燕云感觉不到疼痛,她目光涣散,心里不住的想着,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他是綦巫啊……难道,不可以吗?他们说,不可以。所以一次别离,就是数年。

小说简介

外冷内热其实真的没有特别富的富少爷X天生丽质肤白貌美但是敏感自卑的乖乖女
【1】在燕云接回她父亲家的那一天,妈妈拉着她的手告诉她,“你要听话。”
燕云记住了,她觉得这个要求真的很简单,因为从小到大,她最擅长的就是“听话”。
后来有一天,有一个人突然告诉她,你可以不用听话。
燕云忘不了那个烟雾缭绕的包厢,昏暗的灯光下,耳边是所有人起哄的大笑,而她被綦巫抱在怀里深吻。
这个吻的原因,是綦巫玩儿游戏输了。
“燕云,要不你好好想想,以后,就跟着我吧。”
“好。”
两个在阴翳下成长的年轻的生命就这么碰撞在一起,他们一身坚定,互相成为了彼此贫瘠岁月中的独一无二的色彩。
【2】可是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了燕云的脸上。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燕云感觉不到疼痛,她目光涣散,心里不住的想着,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
他是綦巫啊……难道,不可以吗?
他们说,不可以。
所以一次别离,就是数年。
不像第一次见面时的严冬,春暖花开之时,燕云又重新拥抱住了那个她日思夜想的人。
“綦巫,你对我说的那句话,还算数吗??”
“算数。”
“可是你都没有问,我说的是哪一句。”
“无论是哪一句,都算数。”
昔日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可以叱咤商场搅弄风云男人,可是就在见到的燕云的一瞬间,綦巫红了眼眶,泣不成声。
“这次不会分开了。”
“好。”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以前的燕云总是想探寻一个答案,少年的真心到底有几分?
她总是想,自己到底能不能爱他。
后来她才明白,时光终究会给你答复。

关系温度最新章节

第11章
两个人走到校口门之后王璐璐就停下了,她拍了拍燕云的肩膀,“别紧张,今天就不逗你玩儿了,我今天早上不是和你说了嘛,就算你转学了,我们以后也有的是机会见面。”
说完之后她就转头朝向学校里面张望了几眼,正好看到离她俩不远正往校门这边走的綦巫。
綦巫自然也看见了她们两人,但他只不过是匆匆扫过一眼,视线连一秒钟都没做停留。
看着綦巫几步就要走远,王璐璐没有多说话,扔下燕云就追了过去。
燕云看着王璐璐追着綦巫跑过去,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虽然綦巫依旧如平时一样冷着一张脸,但是王璐璐却笑得很开心。
燕云站在校门口定定的看着渐渐走远的两个人,却怎么也挪不开脚步,直到有人不小心撞到了站在那里出神的她,才堪堪挽回她的思绪。
燕云揉了揉撞的有些疼的胳膊,转头和那位同学说一声对不起。
綦爵和綦馨两个人也一起从校内走了出来,綦馨一看到燕云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刚刚和你一起走的那个女生,是你的朋友吗?”綦爵看着綦巫走远的方向,开口问道。
“......嗯。”
“她,和綦巫很熟?”
“今天早上......可能,见过一次。”
“呵,见过一次就敢往小叔叔身上贴。”綦馨站在一旁冷言冷语的说道,她看着站在一边的燕云,“我看她那个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她既然和你是朋友的话,那也就不奇怪了。”
燕云低着头默不作声,綦爵伸手弹了一下綦馨的脑门儿,“女孩子怎么说话这么难听。”
“说得再难听那也是实话。”
綦馨撅着嘴巴揉了揉并不是很疼的额头,抬脚走到路边进了车里。
綦爵无奈的摇了摇头,和燕云说道:“走吧。”
“嗯。”
王璐璐快跑着追向綦巫,伸手从身后在綦巫的肩膀拍了一下。
“帅哥,等一下!”
王璐璐喊得这一句声音着实不小,再加上她竟然敢伸手去拍綦巫的肩膀,周围不少来来往往路过的一中学生都忍不住歪头去看她,想知道这个如此大胆的女生到底是谁。
虽然王璐璐这一下并没有拍到伤口处,但綦巫还是没忍住闷哼一声,他回过头去看着站在身后的这个人,眼里满是厌恶的神情,一脸冷漠。
可是王璐璐并没有被綦巫这个样子震慑到,看着綦巫的这个反应,她反而觉得这个冷脸帅哥十分符合自己的胃口,越看越喜欢,尤其是他刚刚回头时看向自己的那一刻,那双眼睛,简直好看的要命。
王璐璐笑的愈发灿烂,“帅哥你好啊,我叫王璐璐,我们又见面了,你应该还记得吧,今天早上我们见过的。”
綦巫的眼睛冷淡的将王璐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哦。”
“帅哥,别冷着脸这么吓人嘛。”王璐璐说着就又向前靠近了一句:“我都打听明白了,你叫綦巫对吧?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交朋友?”
綦巫垂眼看着王璐璐,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既然你知道我是綦巫,那怎么没人告诉你,我綦巫,不爱交朋友。”
王璐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不交朋友也可以啊,反正,比朋友更近一些,更和我意。”
“更近?”
綦巫脸上笑容更甚,他向前一步一步走着,慢慢的靠近眼前的这个女生。
随着距离的拉近,王璐璐不得不抬头看着綦巫,今天虽然是她撩拨在先,但是她现在竟然觉得有些招架不住,她一步步被逼的后退,直到最后被綦巫整个人困在墙边。
綦巫本就比她要高上不少,王璐璐整个人被笼罩在阴影里,綦巫身上强烈的压迫感让她有些不敢抬头。
“更近一些,你想有多近,是这样吗?”
綦巫弯下腰低头在她耳边说话,他的声音没了一开始冷漠,嗓音低沉,听起来温柔极了,一字一句轻轻的一下一下敲打在耳膜上,王璐璐有些脸红,可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綦巫却面若冰霜,眼神冷的恐怖。
“再一再二不再三四,你已经两次了,知道吗?”
王璐璐此时心跳极快,她听着綦巫的声音,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兴奋和喜悦当中,綦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突然说出来,她听进耳朵里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她再次回神时,綦巫早就已经走远了,王璐璐的胸上下起伏着,看着綦巫的背影,寒冬腊月里她却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
回到綦家别墅的时候已经天黑,别墅内灯光通亮,一进屋子就能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
屋子里暖气很足,燕云进了屋里,仅仅是换了双鞋的时间身上的寒气就已经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可是太安静了。
别墅内静悄悄的几乎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如果不是看到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燕云几乎会怀疑这栋房子到底有没有人住,就算是让她一个人待在之前住的那个小房子里一天,她也没有感受到过这种空荡荡的感觉。
綦爵和綦馨似乎早就已经习惯这样的情况,綦爵站在一旁给綦馨拿着书包,帮她把外套放好,然后等她换好鞋之后两个人一起往楼上走。
正好这个时候燕语端着刚做好的汤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回来的几个人之后立刻笑着迎上去:“你们放学啦,正好,饭马上就做好了,你看我还煲了天麻鱼头汤,綦爵这不是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了吗,这个汤是补脑的,快坐下来尝尝。”
綦爵没有说话,他看着燕语,没什么动作。反而是站在一旁的綦馨,她冷笑一声,慢慢的朝燕语走过去。
“你这是搞的哪一出啊?演什么贤妻良母的舞台剧呢?”
“馨馨,我就是,想给你们做个汤而已。”燕语讪讪地笑了一下,语气里带着讨好:“阿姨的手艺不错的,你尝尝吧。”
燕云在一旁看着綦馨发作,她有些担心,便悄悄的走到了燕语的身边。
綦馨看着面前的燕语,又看了看燕云,眼眶有些发红。或许是眼前的场景让她想起了以前的日子,这两天压抑在心里的憋闷和委屈瞬间爆发了出来。
“怎么了,你们两个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干嘛?示威吗?我妈妈才去世多长时间啊你就勾引我爸爸,让他把你带进我们家来,还带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你们堂而皇之的来到我的家里,现在还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好人,想演给谁看啊,你们恶心不恶心!”
綦馨一边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綦爵站在一边紧皱着眉头,“馨馨,别说了,上楼吧。”
“我就不,我就是偏要说!”
綦馨一边哭一边喊着,情绪越发的激动。她伸手指着燕语和燕云,眼神当中是说不尽的委屈的愤怒。
“哥哥难道你就不生气吗,不难过吗?她们凭什么啊!燕语,还有你,燕云,你们两个怎么有脸站在这里,你们两个有什么资格,就好像你们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馨馨,不是的......”
燕语想要解释什么,可是綦馨根本不想听她说话。
“别叫我馨馨,你闭嘴!”
綦馨的双眼通红,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只觉得心里更加愤怒,燕语手里的汤更是让她觉得碍眼,她想也没想,伸手一挥就打翻了燕语手里的陶瓷碗。
燕语拿着的陶瓷碗很大,里面的汤刚出锅没有多久还冒着热气,而现在,这一盆汤正好将站在燕语身边的燕云从头到尾浇了个彻底。
瓷碗哗啦一声摔在地上,燕云没忍住尖叫了一声,在场的几个人均是吓了一跳。
滚烫的鱼汤从燕云白皙修长的脖子一直淋到脚底,雪白的鱼汤和里面的食材洒了一地,有一些还粘在了她的衣服上。
燕云的脖子瞬间通红一片,脸上和手上也红了好几块地方,疼的她的眼泪一个劲儿的在眼眶里打转。
“馨馨!你这是在干什么!”綦爵看着疼的一直皱眉的燕云,转头对綦馨呵斥道:“快点儿道歉。”
“我就不!”
綦馨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看着这满地狼藉,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抬手胡乱抹了一把眼泪然后就一言不发的跑上了楼。
“燕云,你怎么样啊,没事吧?”燕语看着疼的直抽气的燕云,站在一旁的手足无措。
燕云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张妈拉着燕云就往卫生间走,綦爵拿出手机,和她说道:“张妈,你带她去卫生间先把烫伤的地方用冷水冲洗一下,我打电话叫司机,马上就去医院。”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燕语:“你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綦爵带着燕云很快就到了医院,他在路上打了个电话,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有人站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綦少爷,您来了。”
“嗯,刘医生麻烦你了,请赶快带她去处理一下伤口。”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就去。”
这位姓刘的女医生赶紧点头,几个护士推着一个轮椅过来,燕云看着这个架势觉得有些太过夸张,她连忙摆手,“不,不用了,我可以走。”
“汤都洒到你的腿上还有脚上了,你乱走路只会让伤口更加严重,还是坐轮椅让她们推你上去吧。”
綦巫看着燕云额头上冒出的汗,皱着眉开口说道,然后就伸手扶着燕云让她坐了下去。
“谢谢你。”
“不用谢。”
綦爵点了点头,然后和燕云她们一起上了电梯。
因为燕云被热汤浇到了身上,医生检查的时候免不了要脱衣服,綦爵不方便进去,便在一个人走到窗边等着。
他发了个短信给綦沐严告诉了他今晚的事情,可是对方许久也没有回复。
綦爵把手机握在手里,目光注视着楼下灯光琳琅的街道和车水马龙,漆黑的眼眸融入进黑夜当中,让人分辨不清里面酝酿着何种情绪。

关系温度免费阅读

第12章
綦爵在外面站了没有多久病房的门就开了,“綦少爷,已经好了。”刘医生站在病房门口对他说道,綦爵回过神来,转身走进病房里。
燕云坐在病床上,綦爵进去之后看了她一眼,转头向医生问道:“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脖子那里的烫伤稍微严重一些,送来医院的时候脖子已经有起泡的迹象了,不过因为之前已经做过恰当的处理,只要按时抹药就不会留疤。然后就是脚背,不过因为燕小姐当时穿着鞋子,所以不算很严重,至于身上的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綦爵听完点了点头,“麻烦你了刘医生。”
“没有,綦少爷客气了。”刘医生笑着说道:“我马上给燕小姐开药,回到家之后每天记得按时涂药,切记伤口不可以沾水,以免感染,这段时间也不可以吃辛辣刺激和发性的食物。”
刘医生很快就给燕云开好了药单,綦爵接了过来,和燕云一起向刘医生道了别。
“我推着你吧,你的脚涂了药,还是不要随便走动了。”
燕云点了点头,坐在了轮椅上,綦爵推着她走了出去。
“谢谢你,今晚送我来医院。”燕云说道。
“不用谢,是我应该和你道歉才对。”
綦爵和她站在电梯前,光滑明亮的电梯门倒映出两个人的影子。
“是馨馨她今晚做的不对,我代她向你道歉。”綦爵叹了口气,“她平时在家里骄纵习惯了,有些小姐脾气,再加上我们的母亲刚刚去世没过多久,她心里还在难受,所以有些话说的很难听。”
“我知道,我不会怪她的,没关系的。”燕云眨了眨眼睛,轻轻说道。
綦爵抿了一下嘴巴,没再说话。
“叮”的一声,电梯在这一层停下,电梯门缓缓的向两侧打开,燕云把眼泪憋回眼眶,在视线清明时看见了站在电梯里的綦巫。
燕云的脖子上和脚上都缠着洁白的纱布,漆黑如瀑的头发顺着肩膀垂落在胸前,巴掌大小的脸有些苍白,眼眶还微微的泛着红,她坐在轮椅上,整个人显得格外纤瘦和病弱。
大概是都没有想到会在医院碰见,三个人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綦巫盯着燕云看了一会儿,然后歪着头,眯着眼睛打量着站在她身后的綦爵。綦爵低头轻咳了一声,开口叫道:“小叔叔。”
綦巫点了点头,往旁边让开了一点儿,綦爵推着燕云走了进去。
“燕云烫伤了,我带她来医院看一下。”
“哦。”
綦巫低着头拿着手机翻看,不冷不淡的说道,綦爵又转头看向他,问:“你怎么来医院了?”
綦巫抬起头来,笑嘻嘻的说道:“来医院随便逛逛,好久没来了,怪想的。”说完又继续低下头看手机。
綦爵跟着勉强弯了弯嘴角,也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燕云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看着前方。
电梯里的三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耳朵里只能听见电梯运行的声音 ,燕云的视线微微上移,透过光洁的电梯门的反射,她能看见綦巫站在自己的斜后方,她看到綦巫不甚清晰的身影,他抬起了头,两个人的视线在霎那间通过一扇冰冷的门碰撞在一起。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电梯门缓缓地分开,将燕云模糊不清的脸分成两半,。
綦爵推着燕云率先走了出去,綦巫跟在后面。
把药单交给等在下面的司机之后,綦爵转头和綦巫说道:“外面挺冷的,一会儿我让司机把你送回去吧。”
“不用,我家和你家不太顺路。”
綦巫说的一点儿也不客气,綦爵听完只得点了点头,“那好吧。”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綦爵拿起来看了一眼,“我接个电话,马上回来。”紧接着就走了出去。
綦巫站在原地没动,他低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燕云:“是綦馨干的吧?”
燕云抬起头来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綦巫笑了一下,“如果是你自己不小心烫伤的话,綦爵应该懒得多管闲事,可是他竟然亲自带你来医院了。也就只有他那个宝贝妹妹了,闯了祸,他得给她收拾烂摊子。”
燕云还是抬着头,她微微的调整了一下坐姿,转身朝着綦巫的方向。
“綦巫。”
她开口叫道,綦巫歪了一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受伤了。”
燕云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句话的语气却十分而肯定,綦巫挑了下眉毛。
“哦,所以呢?”
燕云低下头,把手伸手她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那一包酒精棉球。
綦巫轻哼了一声,抬起头来不再看她。
“你的想象力确实不错。”
燕云低下头,她没有接话,而是自顾自地拿了一个酒精棉球出来,然后在綦巫的手被上轻轻擦拭了几下。
綦巫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血,燕云的动作很轻,弄得他手背有些痒,没几下就把上面的血迹擦干净了。
燕云把沾了血迹的酒精棉球和其他的又一起装进了口袋,她重新抬头看着綦巫,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远出正在打电话綦爵。
“已经擦干净了,这样的话,别人就不会发现了。”
綦巫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燕云,燕云的眼睛清澈明亮,这次她没有躲开他的视线。
“还有,就是谢谢你,你的包子。”
“二公子。”司机拿着医生给燕云开好的药走过来,“燕云小姐的药已经拿好了。”
“麻烦你了。”
燕云朝着司机道谢,綦巫站在一旁点了点头,“那就早点儿回去吧。”
说着他就拿过了司机手里的药,推着轮椅将燕云推到了车边,司机把车门打开,綦巫走到燕云的身边,弯下腰把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燕云被綦巫的动作吓了一跳,双手不自觉的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她抬眼看着綦巫近在眼前的脸,整个人依靠靠在綦巫的身上,对方的体温透过手掌的皮肤传过全身,燕云感觉自己有些呼吸不畅。
綦巫很小心的抱着燕云把她抱进车里,然后把手里的药塞进了她的怀里。
“谢谢。”
綦巫说完就直起腰退出了车里,燕云看着他关上车门,然后一个人转身离开。
燕云和綦爵回到家之后綦沐严和燕语两个人正坐在客厅等着他们,看见燕云坐着轮椅被綦爵推了进来,燕语赶忙跑了过来。
“怎么样啊?怎么还坐轮椅了,燕云你的脚怎么了,烫伤很严重吗?”
“没有,妈妈,我的脚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燕云笑着拉着燕语的手说道:“我的脚没问题,只要按时擦药,过两天就会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
燕语听她这么说着实松了一口气,她又抬头看向綦爵:“綦爵,今天谢谢你了,带燕云去医院。”
綦爵点了下头,綦沐严走了过来。
“爸。”
“嗯。”
綦沐严应了一声,然后在燕云面前站下,燕云的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綦沐严的,她扶着轮椅慢慢地站了起来,心里有些紧张。
“今天是綦馨做的不对。”綦沐严开口说道:“我已经说过她了,希望你不要怪她。”
燕云不敢直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她看着地板,摇了摇头。
“不......不会的,我,不怪她。”
綦沐严点了点头,“你很懂事,早点儿休息吧。”
等着燕语和綦沐严一起上了楼,綦爵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燕云,她的一只脚还不太敢落地,只能虚虚的点在地上,他开口说道:“要不,我抱你上楼吧,或者背着你。”
“不,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走上去就好了。”燕云连忙摆手拒绝,表情有些慌乱,“谢谢你,我自己走就行了。”
“那我让张妈扶你上去吧。”
綦爵喊了一声,张妈走过来把轮椅推到了一边,然后扶着燕云的胳膊,带着她一步一步慢慢的往楼上走,燕云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
“那个,今天去医院看医生,还有拿药,那个,钱......”
“燕云,既然你现在来了綦家,那你就是綦家的人。”綦爵看着她说道:“上楼吧。”
燕云点了点头,转身往楼上走去,綦爵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一直注视着她进了房间之后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妈扶着燕云坐到了床上,然后又给她端来了粥和小菜,燕云捧着热乎乎的粥喝了一口,对着张妈笑了笑:“谢谢张妈。”
燕云本就长得漂亮,一笑起来更是惹人怜爱,张妈低下头趴在燕云的脖子那里左瞧右瞧好久,然后又蹲下身子看了看燕云的脚,她抬起头来看着燕云,眼里有些心疼。
燕云拿着放在床上的药给她看了看,安慰她:“没什么大事,医生说了,只要我每天涂药,很快就能好的。”
张妈点了点头,然后又拿出手机打字:“洗澡上药的时候就叫我,我帮你。”
“好的,我知道了。”燕云点点头把手机还给她,“不过今晚已经上药了,就不用洗了,谢谢张妈。”
吃过饭之后张妈就走了,燕云坐在书桌前翻看着许开晴给她的讲义和笔记,脖子和脚都还在隐隐发痛,燕云抬起头摘下眼镜来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轻轻的嘶了一声。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问过医生了,她的脚伤只要照顾得好的话,两三就能好了,只是脖子上的伤有些严重,恢复的时间要稍微长一些。
燕云又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舞蹈比赛的日子,感到有些担忧,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的脖子到时候能不能痊愈,不然脖子上带着伤,怎么去表演呢。
不过燕云又觉得万幸,幸亏那碗热汤没有泼到她的脸上,不然到时候,她可能都见不了人,就更不用提什么比赛了。
房间的门被人轻轻的打开了,燕云回过头去,看着燕语从外面走了进来。
“妈妈。”
“燕云,这么晚了,还在学习啊。”
燕语走到她身边坐下,燕云笑了笑,“我就是想尽快跟上一中的进度,妈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啊?”
“我过来看看你。”
燕语轻轻握着燕云的手,看着她的脖子上的纱布,“是不是很疼啊?”
“没有的妈妈,今天在医院医生已经给我上过药了,我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你一定要记得啊,这几天不要沾到水,尤其是你的脚,在学校的时候要格外小心。我明天给你单独做点儿清淡的菜,你这个烫伤要尤其注意一些。”
“我会小心的。”燕云笑着轻轻摇了摇燕语的手,“谢谢妈妈。”
燕语的眼里还是有些担忧,“小心点儿好,不要在身上留下疤。对了燕云,你的舞蹈比赛应该不会耽误吧?”
......
“不会的妈妈,医生说了,我的脚两天就能好。”燕云的笑意收敛了一些,她轻轻放开了燕语的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纱布,和她说道:“脖子这里只要好好抹药也会很快就好的,不会耽误比赛的。”
“那就好,不会耽误就好。”
燕语笑着说道,她摸了摸燕云柔软的长发,“等你的脚好了就要抓紧时间练习了,舞蹈比赛马上就要到了,时间不等人,你一定不能放松,知道吗?”
“我知道。”
“那你,继续学习吧,高三的功课本来就很紧张,千万别落下,知道吗?”
“......好。”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燕语站起身来,“你好好学习,然后早点儿睡觉,晚安。”
“晚安,妈妈。”

d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关系温度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三级,经典在线视频,床上拍拍拍的激烈视频,国产亚洲Av在线,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黄色网片